面爱面的由来

2018-11-20 10:19:37 | 来源:面爱面加盟

08年,我刚到北京。有个名叫浪其实一点不浪的女朋友跟我说“北京有个面爱面连锁店,很好吃,也很贵。”那会儿老家城里一碗腊汁肉biangbiang面大约也就是7块,二十几一碗的面,心理上我还接受不了。

然而面爱面这个名字却扎了我的心。

让我喜欢的不得了。有多喜欢呢?在异乡北京城里走着,老远看见一家面爱面的招牌,若逢那天我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情感体悟,顿时就能热泪盈眶。

真不想这么说,一直觉得自己还是不折不扣的少女呢,但……的确是,十年了……面爱面听说涨价幅度不大,biangbiang面倒是一路攀升,出了老家城就显出一碗面的尊严来,落脚金碧辉煌的菜馆里,三五十元一碗不再稀奇。我不知道苏州有没有面爱面卖,我是从来没在街上遇到过,这一晃几年了难怪没有了莫名而至的感动,一度以为自己就这么成长粗糙、终于合时宜了呢,今天才惊觉:谢面爱面高抬贵手。

我跟面爱面的感情深厚,可不是区区北漂几年塑造的。从小,我们那就有一种风靡早餐界的小吃。其实很早我就想写这篇,非常地域化的食物——烧饼夹凉皮。此处凉皮多用擀面皮,擀面皮的劲道和韧性,才能抗住烧饼火烧后的酥脆,一口咬下去,辣的面皮,饼的咸香,饱含汁水的面筋,各种味道混合冲击,面就这样爱上面。我敢保证全中国,就只有我们那这么个吃法。以前偶然见过四川的朋友用烧饼夹拌成香辣的凉粉吃,形式上大同小异,但想必口感和我们那裹挟着童年的情感,又是不同。擀面皮源自我的家乡,论擀面皮的吃法,肯定是无处可比拟的。

所有从**坡走出去的人对这个早餐,都有份深刻的懂得。

近乡情怯吧,躲来躲去,我也担心自己写不出那故乡的老滋味。

我出生的那个小镇,聚集了好几家大型国企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国企的黄金时期,大量招工,像个巨兽一样吞进周边以及四面八方数不清的职工,穷瘪的镇子一下子像个一夜暴富起来鼓囊囊的饭袋,无数正直壮年的劳动力在这里工作生活。厂子里的机器永不停歇,工人们三班倒,唱着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歌儿,似乎永远不会疲倦。大多是双职工,带着只生一个好,那年月也不流行婆婆来看娃,工厂吃饭时间非常短,我们是纺织厂,女工们头带白帽,露出一点的鬓角上还粘着几星花毛,工作日里,几乎没有时间能坐下来吃上一顿闲适的饭。擀面皮是我们那最为出名的吃货,人人爱吃,天天都吃,可逢了排队,坐下吃上一碗时间就显得仓促,又不能拎个兜子提着走着吃。所以大家就自创出一种吃法:新炕好带点油酥的芝麻大烧饼,趁热用刀剖开,调好的红辣子面皮用筷子濡进去,夹的饱饱的,再把调面皮锅里叫人神魂颠倒的红油汤,往烧饼里的面皮上倒一点来个完美收宫,装进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兜住,流出的汤汁就不会弄红了衣服。好啦!两只手一捏,红油腼蜜的进入面皮和饼瓤,嘴巴张的大大,一口咬下去,烧饼和面皮一齐关进嘴里,心满意足的在口腔里打乱,哇哦——这一切不需要餐桌,不需要椅子,在通往工厂的路上,几个工友人手握着这个去除饥饿的灵药,也许也是年轻吧,哪还有什么疲累。

开始大约也是没空给孩子做饭的,所以子校里的学生也攥着这个统一早餐往教室里奔。在那几年还没有拓宽的马路上,统一校服,大小不同的孩子们,一半以上的人握住一个脑袋大的烧饼,握住一个皮白馅红的面爱面,那盛世,呵呵,怀念哦(丢丢恐怕是对流逝的时光更加怀念~)。

这种早餐不够符合健康标准,辣不说,全是面,肉蛋奶维生素都没有,所以家长们还是会想办法在另一半的早晨,弄点包子牛奶什么的给孩子吃。但是馋啊,退回到几十年前的早晨,谁会不馋烧饼夹凉皮?

就是今天,像子弹一样被打向遥远他乡的我们,你们,他们,偶尔回去了,谁会不馋烧饼夹凉皮?总归是要吃上几次面爱面的。

我们的烧饼夹面皮,送给曾经的你和将来的他。

顶部 Top

加盟享优惠,全力支持您的创业梦!